個人中心
登出

一學就懂的宏觀經濟課

3472人 學過2024/01/22

【2023年12月解讀】原油價格分析:來自紅海危機和OPEC的雙重挑戰

年末原油市場的異動牽動著投資者們的心,一方面,中東地區航線安全不確定下油價飆升;另一方面,OPEC+的供應也可能存在潛在挑戰。那麽,明年原油價格會怎麽走?受益於突發事件,航運公司股價飆漲,現在還是布局的窗口期嗎?下面我們就來聊聊原油市場的風險和機會。

航運業的挑戰可能只是個開始

受紅海局勢持續緊張影響,市場避險情緒上升,導致國際油價快速上漲。截止12月28日,全球基準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回到80美元關口附近,近兩周來反彈9.5%。

因為中東局勢問題,全球多家航運巨頭暫停了亞洲和歐洲之間最快的海上航線——穿越蘇伊士運河的紅海航線。而這條航線中,僅集裝箱航運就占全球航運的30%,此外,沖突前的航線還每天輸送920萬桶石油,約占2023年上半年全球總供應量的9%。全年來看,每年約有19,000艘船只通過航線,預計運輸的貨物總價值達1萬億美元。

航運公司改道好望角繞行,此舉使航程距離增加了40%。

【2023年12月解讀】原油價格分析:來自紅海危機和OPEC的雙重挑戰 -1

改道不可能免費,多家承運商已經快速調整運輸費用,甚至有些航線的運費飆漲了100%-300%。船舶繞行好望角的時間越長,運費和航運庫存的上漲空間就越大。

玩具製造商Basic Fun的首席執行官傑伊·福爾曼就表示,自10月以來,一些中英貨運的運費已經翻了一倍多,達到每個集裝箱4,400美元左右。

增長的不僅僅是費用,同時還有延長的運輸時間——歐洲和美國從亞洲的進出口市場也會因集裝箱運輸而受到影響。市場認為當前局勢如果不好轉,預計交貨時間將延長三到四個星期。

紅海危機利好航運公司?

全球航運公司也在關註著這條運輸線的安全狀況。根據Kuehne + Nagel的數據,截至12月27日,全球近20%的集裝箱船隊,即364艘的大型集裝箱船已改變航線。

自12月以來,以色列集裝箱運輸公司ZIM (NYSE: ZIM) 的股價飆升了約65%。運營著700多艘船舶的丹麥航運巨頭Maersk (OTCMKTS: AMKBY) 的股價上漲約20%,而全球第五大集裝箱航運集團德國Hapag-Lloyd (XETRA: HLAG-DE) 公司的股價上漲了28%。

不僅僅是航運公司,就連集裝箱運輸物的相關指數價格都漲勢喜人。Breakwave的幹散貨航運ETF (NYSEARCA: BDRY)追蹤鐵礦石、煤炭和谷物等未包裝幹貨的每日運費期貨價格,從11月初到12月末上漲了約117%。

勞埃德列表情報公司分析師認為,需要改道的時間越長,運費就越高,最終公司將會使額外的運輸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從而賺取額外利潤。

以史為鑒,新冠疫情下飆升運費就是很好的例子。由於貨物需求旺盛和供應鏈瓶頸,航運公司和船東在疫情期間獲得了創紀錄的利潤。自疫情以來,運費下降了90%左右。因此,局勢升級下的供應鏈問題對航運公司來說,算是意外之喜了。

因此當前的焦點在於,這是否會是一個短暫的事件還是一個更持續的趨勢。瑞士德迅海運物流執行副總裁邁克爾·奧爾德威爾表示,最大的影響可能會在未來六周內出現,改道將導致船舶空間短缺,並導致短期運輸價格指數大幅走高。

海運費的突然上漲可能還會導致另一個嚴重問題——通脹再起。當然,這個還得取決於此事件的持續時間,如果時間線拉長,供應鏈乃至消費者層面就會感受到通脹壓力。

2024年原油可能供大於求,油價或將進一步下跌

由於未來全球對於原油的需求放緩和歐盟以外的國家產量增加,以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為首的OPEC+更難以繼續支撐油價。

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數據顯示,12月全美原油產能刷新了歷史新高1330萬桶/日,供給的創新高壓製了價格上升的空間。

【2023年12月解讀】原油價格分析:來自紅海危機和OPEC的雙重挑戰 -2

「攪局者」不止美國一個,12月巴西和圭亞那產量也同樣創紀錄。整體而言,EIA估計OPEC+成員國已將2023年原油產量減少了140萬桶/日,抵消了部分非OPEC+產油國240萬桶/日的產量增長。然而,Rystad Energy、JP Morgan等公司分析,在非OPEC生產商的推動下,2024年的供應量預計將增長120萬桶至190萬桶/日。

由此來看,投資者們對2024年石油可能供給過剩「表示擔憂」並非沒有道理。

【2023年12月解讀】原油價格分析:來自紅海危機和OPEC的雙重挑戰 -3

此消彼長下,OPEC+石油市場份額可能下滑至51%,創下其成立以來的最低水平。一些OPEC成員國認為,一味減產只會鼓勵競爭對手爭奪市場份額。因此在OPEC組織進一步要求2024年減產的情況下,非洲成員國安哥拉宣布將退出歐佩克,這也引發了外界關於組織內部分裂的擔憂。

一方面2024年可能供給過剩,另一方面,全球經濟放緩背景下原油需求可能下降,這就可能導致油價存在進一步下跌的空間。

國際能源署IEA表示,預計明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長將放緩,2024的需求增長將較今年減半,至110萬桶/日。

同時EIA也下調了對全球基準油價的預測,預計2024年布倫特原油的平均價格為每桶83美元,比11月的預測下降12.05%。

整體來看,對於希望平衡市場供需的產油國組織OPEC+而言,維護原油市場穩定將面臨諸多挑戰。投資者的對於明年原油市場的擔憂情緒持續不減,近期還需觀察原油供應情況以及地緣政治因素對基本面沖擊的持續性。

寫在最後

如果覺得宏觀視角觀察市場很有意思,還想學習更多的基礎知識,不妨關註我們的「一學就懂的宏觀經濟課」,一起分析宏觀大勢,把握投資機會!

【2023年12月解讀】原油價格分析:來自紅海危機和OPEC的雙重挑戰 -4

声明:本內容僅用作提供資訊及教育之目的,不構成對任何特定投資或投資策略的推薦或認可。

更多信息

相關推薦